卷首语

自猿人进化为人类,我们仅仅跨越了百万年的岁月,这是生物史上的壮举!没有残酷了的自然淘汰,更不必为了食物去厮杀,我们轻易地站上了食物链的顶端。然而,进化就真的终结于此吗?或许在我们的血脉里,潜藏着造物主的恩典,它们像野狼似地低嚎着,渴望被唤醒。

第一章

夕阳下的街道显得有些静谧,几声犬吠从远处响起,余音不停地回旋着。刘晓风就在这条街道上静默地行走,他显得有些低沉,干净的脸庞上布着愁云,皱了下眉头,把脚边的小石子狠狠踢走。似乎还是觉得不痛快,他长叹了一声:“唉!我还真是窝囊。”他把书包的肩带紧紧拽在胸前,低着头,走得更急了。

“喂,刘晓风,走慢点”身后传来一声轻喝,声音很清脆,也有点气喘,显然是个小跑过来的少女。

刘晓风不满地抬起头,神情很是严肃,说道;“刘晓雨,你这臭丫头,得喊我哥。”女孩满不在意地哼了一声,向前几步,和刘晓风并排在一起,然后一脸认真地盯着他,冷着说道:“你是不是觉得,每次考试垫底很丢脸?”刘晓风脸微微一红,嘴里嘟啷着什么,却又什么都说不出口。

他只能在心底默默哀叹造物者的不公正,作为哥哥的他在学习上毫无起色,每逢学校大考,他都会在考前求遍菩萨神仙,可每当面临那阴森惨白的试卷,仍只有抓耳挠腮,长吁短叹!考试结果自然也就没什么悬念了,总是稳坐“前三甲”的宝座,能保持这个战绩长达三年的也只有刘晓风一人,因此就有好事的损友调侃他为“实力派”。而作为同胞妹妹的刘晓雨,似乎干什么都极有天分,又有着一双透有灵气的眼眸,从小就是老师们的宝贝,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心怕掉了。在刘晓风的记忆里,妹妹似乎从来都是第一名。唯有一点,他比她强,在十八年前,他率先从母亲的肚子里溜了出来!因此刘晓风就笃定了他哥哥的身份,并且很是得意。

然而不久后,他就为此感到深深后悔了,如果时光回到十八年前,他一定要缓些时候再出来。刘晓雨始终笼罩着诸多光环,受到众人的赞誉,她给这个平凡的小家庭带来了尊重。每回见到了两兄妹,邻居街坊都要乐呵呵地笑道;“晓雨这女娃有出息呀,将来指定上清华,到时可别忘了我们这些叔叔阿姨。”刘晓雨微微笑着,小脸格外清丽,俏皮地拧着眉,脆声说着:“那可说不准哦。”说完就拉着闷着声的刘晓风,一溜烟地跑到楼上了,再远远传来一声:“不会的。”这时围坐在一起的街坊们会很欣慰地呵呵大笑,片刻后,他们就会长长地叹息:“这样的好孩子,怎么遇上了一个傻大哥!”声音虽不大,可是刘晓风却听得很清楚。

刘晓风眯着眼,轻轻揉了揉头,思绪从回忆和感叹中飘回。他觉得,不能再让刘晓雨纠结在他的成绩中,要把话题转开。他思索着、转着念头,清了一下嗓子,说道:“刘晓雨,你最近不是一直嚷着头难受吗,现在好点吗?”

骤然听到刘晓风问起这件事,她有些惊愕,随即就皱起了秀眉,陷入了沉思,眼神里透露出一丝惶恐。刘晓雨怀疑自己过于敏感了,可那种感觉,却深入她的脑海深处,让她忍不住地颤栗。就像猎物被凶猛的野兽盯住,毫无抵抗的能力,更无法逃脱。那只残暴的猛兽嘴角边上挂着哈喇子,睁大着眼冷冷地望着她,眼里的寒冷与锋芒都似刀片,缓缓划在刘晓雨的心田上。她本能地厌恶这种莫名的感受,也本能地感到恐惧。

她情不自禁地低声说道:“刘晓风,我怕。”话语刚落,她突然发现很难为情,别过头去,假装不理睬瞪大眼睛、满脸错愕的刘晓风。随意捋了捋两鬓的青丝,她仔细地回想自己怪异的源头,往日的一幕幕都不停地闪现,向着恐惧的本源追溯。刘晓雨是个生活很有规律的女孩,写作业、练字、做奥数、看书休闲,每件事都安排的井井有条。固然她有极高的智力,可倘若不严格要求自己,又怎么能做到父母老师眼中的完美呢?

到底是哪天出了问题?刘晓雨小手轻揉着光洁的额头,眉毛拧着更紧了。本来还是眯着眼,情绪低落的刘晓风,刚从惊愕的劲头缓过来,就乐呵了,他仔细打量着刘晓雨,心里一阵畅快。眼神里的意味再清晰不过了:你这只骄傲的天鹅也有今天,瞧你那怂样。他想到得意处,欢快地哼起了不知名的怪调子,摇头晃脑,故作叹息地说道:“刘晓雨,你别担心,你犯了什么事,哥是不会告诉爸妈的。作为家里的珍珠,就算你把天捅了个窟窿,老爸也会骂是这贼老天质量不佳,居然轻易就被捅破了。”说到兴起的刘晓风,丝毫没有注意到刘晓雨的脸色。被压迫了数十年,难得翻身把歌唱,他自然要珍惜这个机会,在刘晓雨面前好好嘚瑟一回。

不知不觉,两人已经走到了自家楼下。残阳的余晖洒在青石板上,凭空添了一丝暖意,微风悄悄抚着两人年轻的脸庞,树叶沙沙作响,像是在浅吟低唱。感觉甚是满意的刘晓风,觉得此情此景也充满了诗意,如果不是腹中没有笔墨,他简直就要赋诗一首了,作为一位真正的学渣,他只是咧着嘴笑了。刘晓雨却也给了他一个很甜的微笑,这是第一次,刘晓风觉得这丫头微笑时漏出的小虎牙,还是挺可爱的。

“刘晓风,我不高兴的时候,就喜欢和爸爸聊聊天,今天就和他聊聊哥哥的模拟考吧。”

短暂的宁静后,刘晓风只得尴尬地讪笑,摸着后脑,一马当先地冲上了楼道。看着他焦急地避开,那神情简直就像狗被夹着了尾巴,刘晓雨噗嗤一声,笑的很得意。轻轻晃着自己迎风摇摆的马尾辫子,她也跟上了刘晓风的步伐。

觉得本文不错,想献点爱心。 来狠狠点我!

相声掠影Part 3-相声三代

温馨提示:本文共2783字! 三.相声三代 相声三代指的是三大流派创始人的徒弟。 朱少文的大徒弟贫有本没有徒弟。据说是被人排挤出了师门。 其他两位,如徐有禄...

阅读全文

真的很土的豪

本文摘自《成龙:还没长大就老了》一书。 我20多岁就已经是千万富翁了。 一个没念过书的大老粗,忽然间一个晚上就有了1000万,那是什么概念?我恨不得在一...

阅读全文

悦读第6期:《成龙:还没长大就老了》笔记下

我不喜欢循规蹈矩,别人清明节拜山,我大年初一去拜山,别人生日送礼物,我在平时送礼物。我说一个事情,可能你们都不会相信,我到今天已经60多岁了,但我依...

阅读全文

悦读第6期:《成龙:还没长大就老了》笔记上

摘自《成龙:还没长大就老了》 推荐星级:三星半 模仿《夺宝奇兵》 《龙少爷》之后,我合作至今的编剧、老搭档邓景生开始从好莱坞电影中寻找灵感。最早给他启...

阅读全文

我的自传

本文根据《成龙:还没长大就老了》一书演绎而来。 我叫成龙,1954年4月7日出生在香港,属马。爸妈取名为陈港生。妈妈怀我时40岁。 我没出身前,爸妈就已经...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