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作者:阿楚 时间:2015.4.4-2015.4.5)

暴雨骤起,雷声轰鸣,大地仿佛陷入了盛典的狂欢中,一刻也不能停止喧嚣。豆大的雨珠呼啸着,前仆后继地从万尺高空坠下,它们张开狰狞的巨嘴,妄图吞灭万物,狂风怒号,尽情地冲撞撕扯,桀骜的身影涌在昏暗世界里每个角落。在这漆黑如墨的深夜里,偶尔会闪出几道划破穹苍的亮光大斧,惊艳地闪现,又无声的湮灭,这是一个光与影交错的世界,是大自然最完美的艺术。

荆默羽立在雨夜里已经许久,他蜷缩在宾馆的大门下,全身冻得只打哆嗦。眼看着大雨瓢泼,街道上的积水愈发的厚,荆默羽心里只能默默祈求,他等的人不会来。猛然间,街道涌现出夺目的亮光,随后又是“轰”的一声巨响,回声不断,似乎是敲打在荆默羽的耳膜上,他脆弱而敏感的神经,绷得更紧了。他悄悄伸手向腰间的物什探去,依旧是冰冷坚硬的触感,这是一把精致的匕首,打三岁起,荆默羽就开始抚摸它,十五年来,未曾离过身边片刻。今天夜晚,他就要用这位老伙计来杀一个人,一个女人,而这样的暴雨,足可以洗刷一切痕迹。

“突然好想你,你会在哪里。。。”嘈杂的雨夜里响起了五月天的歌曲,荆默羽一惊,赶紧取出口袋里不停欢唱地手机,还未留心手机上的名字,他便直接放在耳边“喂,你是哪位?”他的声音喊得很大,妄图压过嘶吼的雷声,“什么!抬头往前看,好,你等会。我靠,是你!你真的来了。”荆默羽哆哆嗦嗦地立起身子,抬起头来,他要等的人终于来了,显然,他陷入了无比的震惊和恐慌中,左手揣在口袋里,隔着衣物紧紧握住那把匕首。

远处站着一个女孩,她穿着一件及膝的碎花短裙,娇娇弱弱的踏在街道上,脚上白色的帆布鞋已被雨水淹没。撑着粉色的小伞,她大声喊着:“默羽,我们赶紧回去吧,这雨太大了。”荆默羽直愣愣地盯着她,心中的思绪不断沸腾着,又听到女孩的声音在耳畔回响,再也忍不住,不顾大雨冲刷,绷紧身子急速奔向孤独撑伞的女孩。

他跑到女孩身旁,却是怒气冲冲,大喊道:“你这臭女人,是谁让你过来的!”嘴里的话还没说完,荆默羽已将单薄的外套披在女孩身上。他使劲搓着双手,身子缩成一个杆。女孩觉得有些委屈,低垂着头,鬓间几缕青丝迎着寒风,微微摇摆。荆默羽看着安静不语的女孩,这一刹那,他觉得什么话也说不出口。深吸了口气,他将披在女孩身上的外套,裹得更紧了。“走吧,我们回家去。”荆默羽说的很轻柔,也很坚定。女孩还是沉默着,偏着头,轻轻靠在荆默羽的肩上,把粉红色的小伞交递到他的手上。

街上的积水已溢过两人的足踝,每走一步都会溅起一串水花,荆默羽紧紧握住女孩的右手,望着暴雨肆虐的夜空,眼眸里闪着黝黑的光芒。响雷仍在轰隆隆地怒吼,巨响振彻整个大地,在这沸腾的夜幕下,两个依偎的身影缓缓前行,任凭狂风大作、闪电劈砍,他们仍然孤独而勇敢地行走着!

终于来到楼下了,荆默羽打量着自己湿漉漉的一身,露出苦笑。女孩却抬起头,认真地望着他,打破了这一路的沉默,她说的很缓慢:“默羽,我知道,你今天是来杀我的,我都知道。不过我不怪你,一点都不埋怨,我知道你肯定有自己的苦衷,因为你的身体里,流淌着荆轲的血液呀!”她停了片刻,继续开口,声音却是低沉了许多:“明天我就要和爸妈一起搬走了,去一个陌生的城市,我就要走了,默羽,你要照顾好自己,我永远都不会忘记你的。。。”女孩的话腔里多了几分哭意,她深深吸了一口气,踮起脚尖,轻轻吻在荆默羽冰冷的唇角上。转身离开,似乎有泪珠洒在空中,如珍珠般飘洒,浸透了荆默羽干涸的灵魂。

回到自己家中的荆默羽安静地躺在床上,思考着:如果住在对面的女孩就此离去了,会更幸福吗?然而没有答案,身体和心灵都陷入了沉寂,他的脑海里满是那个女孩的身影。午夜的冷风透过窗户,吹拂着他的脸颊,轻微地哆嗦一下,他动了,轻轻呢喃着:老头子,保佑我,希望你这些年教我的东西还能管用。荆默羽从床上起跃,径直走向阳台,他轻轻笑了一声,望着对面摆有盆栽的阳台,惬意地伸了一个懒腰。

爬上护栏,纵身一跃,猫一般轻盈的身姿划破了夜的宁静,荆默羽站在了女孩房里的阳台上,他在心里轻轻喊道:对不起,你走了,我会死的,所以,永远、永远都别想离开我!

第二章(作者:蔡瑾 时间:2015.4.6-2015.4.12)

荆默羽——简。

她亦是一个有故事的女子,在生活的洪流里,能够坚韧地生存,独立,但不自傲。我就这样站在她的阳台,目睹着自己的内心经历挣扎。
想到这里,简退了两步靠上栏杆。城市原本高速运转的齿轮在深夜里渐渐慢了下来,简的思绪也随之平缓下来。如果还有奢求,那也只能是虚妄。

月光温和地笼罩着摆在栏杆上的盆栽。是七月。在这个城市,这时节向来多雨。女子在睡梦里呢喃,碎碎细语,是低声的柔软。简隐隐想起某年某月某日,曾亦是这样立在一个女子的窗前,亦是这样的月光,这样的心绪。可是,如今怎么就都想不起那个人的模样。一时感伤。

那女子,单名貌似是叫肆。不知怎会有这样性情的名讳,简猜想大抵是其母亲也是纵情之人。一来二去之后,也便随着大家一起管她喊阿肆。这是唯一清晰的线索,简顺着摸索,有惘然的吃力。原来,忘记一个人,就是这样地不经意。当你再试图回想那个曾经深爱过的人时,竟然会怎么都记不清她的样子。是不够爱么。简质疑着,可自己明明无法再那样爱一个人了啊。

在离这个城市七千多公里的荷兰小镇上,阳光正盛。阿肆站在的明亮院子里,透过指缝眯着眼睛看日头。每天的事情,不过就是呆在院子里听听歌曲,做做花艺。午后想要出门走走的话,便独自散步至湖边。偶尔会莫名就走到新的地方,时常遇见碎片化的夕阳余光和广阔浑厚的天空。若实在觉着欢喜,还会掏出十岁时候父亲送的拍立得记录下眼前的光景。是喜欢光影的女子,因其瞬息万变,不着痕迹。
就是这样的生活。
阳光透过枝叶在湖蓝色的墙面上一点点移动。已是临近三十岁的女子,独来独往。即便在这个国家生活了七年,也不曾与任何异性有过分的亲昵。干净。自力。从容。
忽觉困倦,便回房拉了百叶帘睡了过去。

简回过神来,看向屋内的女子。女子慵懒地动了动身子,露出洁白的脸面。发丝杂乱地搭在额头,是种自然而然的美。简心里突然变得这样安平,仿佛所有的往昔与当下,都不过是茫茫人生的一颗砂砾。

从阳台小心离开,回到自己的屋子。开了床头的小音响,赵雷的声音在唱:她是个三十岁 至今还没有结婚的女人  她笑脸中眼旁已有几道波纹   三十岁了 光芒和激情已被岁月打磨   是不是一个人的生活 比两个人更快活

月光愈发皎洁,女子不情不愿地梦境里醒了过来。挣扎了好一会儿,起床去客厅倒了一杯凉白开。

觉得本文不错,想献点爱心。 来狠狠点我!

相声掠影Part 3-相声三代

温馨提示:本文共2783字! 三.相声三代 相声三代指的是三大流派创始人的徒弟。 朱少文的大徒弟贫有本没有徒弟。据说是被人排挤出了师门。 其他两位,如徐有禄...

阅读全文

真的很土的豪

本文摘自《成龙:还没长大就老了》一书。 我20多岁就已经是千万富翁了。 一个没念过书的大老粗,忽然间一个晚上就有了1000万,那是什么概念?我恨不得在一...

阅读全文

悦读第6期:《成龙:还没长大就老了》笔记下

我不喜欢循规蹈矩,别人清明节拜山,我大年初一去拜山,别人生日送礼物,我在平时送礼物。我说一个事情,可能你们都不会相信,我到今天已经60多岁了,但我依...

阅读全文

悦读第6期:《成龙:还没长大就老了》笔记上

摘自《成龙:还没长大就老了》 推荐星级:三星半 模仿《夺宝奇兵》 《龙少爷》之后,我合作至今的编剧、老搭档邓景生开始从好莱坞电影中寻找灵感。最早给他启...

阅读全文

我的自传

本文根据《成龙:还没长大就老了》一书演绎而来。 我叫成龙,1954年4月7日出生在香港,属马。爸妈取名为陈港生。妈妈怀我时40岁。 我没出身前,爸妈就已经...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