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注:《悦读》栏目是一个荐书为主,辅以阅读笔记,给大家或好或不好的书,好不好自然有大众标准,但是对于个体来说是没有绝对之分的。期待大家也能来稿,写写你的读书笔记或者推荐一本心爱的书。来稿请寄lovethreek@163.com。

前两天花了一些时间读完了王朔这本小书,不长,八万余字。我对王朔不太了解,他的书没读过几本,但清楚他是文坛杰出的作家,出于对“明星”的好奇,我在图书馆的角落捡起了这本书。它大抵也可成为以后闲聊或吹嘘的谈资了,明星效应嘛,我便是这么想的。

因为对王朔了解不深,只有在百度上搜索一些资料,第一感觉便是这人足够狂妄,也有些痞子风范。以下一段话可作为证据:2007年3月王朔接受记者采访,他自己承认他过去因为心理疾病而吸过毒。他在采访中也坦白他自己嫖过娼。他并且觉得那些在性产业中挣扎的性工作者“都是最好的人,都比那些小知识分子要好,内心要干净得多、善良得多。” 我现在习惯性地想摆脱别人的思维引导,但采访之话出自他口,故事的真实性也就可以肯定了。他是一个不受世俗羁绊的批判者。

话题回到这本书本身,我来谈些自己的感受。这本书的第一个章节“关于咱家我这一方的来历”,我感觉理不清头绪,各种关系在脑海中交杂,然后便混乱了。王朔很能考究,从他父母亲开始,沿着历史的轨迹一直回溯到上古时代,写了北京猿人,神农氏,炎帝、黄帝。他的思维跳跃性很大,有时我觉得无法跟上他的步伐,强忍着头皮,去捋清他们家族的关系。现在回想,如果我作为他的女儿,看到这些文字,怕是要拿起笔记本,好好分析,每个人的坐标都会定格在一张纸上,谁也没有例外。这倒有些意思,像掌纹一样,所有人,无论你是默默无名还是煊赫一时,都只是其中的一个节点。

我可不是老王家的人,他想对女儿讲家族史,我兴趣并不大,也没心思去研究。只从文字的角度去看待第一章节,觉得还是有些意思的。特别是从北京猿人讲起的那段,王朔用想象的字句重构了那个狂莽的世界,语言生动形象,寥寥几笔便还原了那个时代的风貌。更有意思的是,我发现这些文字有些浪漫的童话色彩,当时便在揣测,王朔写这些东西的时候,他的女儿必定还没长大吧。后来查了一下,他这篇文章的初稿应是2003年完成,而他女儿王咪生于1988年,在这时,王咪是个15岁的天真姑娘。

王朔在第二个章节里回忆了自己和母亲的往事,他和母亲的关系说不上很好,包含的情感也很复杂,不解、埋怨、惭愧、爱,当然,这本身就是人的共性,两个人相处,又哪会只有一种单纯而炽热的感情呢?在后文的采访中,王朔说过这么一句话:就说我们那一代人吧,亲情是被严重扭曲了的,甚至空白的。可见他心中仍存有芥蒂,对那个时代的愤恨,对过去所经历的残缺抱有遗憾。或许也就是这个原因,他想给王咪更多的爱,更好的照顾,他不希望孩子重复他的故事。

第二章中有一个转折点,王朔写着写着,突然感觉很乏味,灵感被拘束在同一个腔调当中。他便弃了这章,换了一种新的形式继续这本书的创作。按照他的话来讲:慎了一天,今天决定就这样写了,前面写的也不删了,就当作废墟保存在那里,没准写着写着又接上了。这样很自由,如果以后再改形式就再改,他妈的也没人规定要一个人给自己女儿写点东西还要一口气说个完中间不许换腔儿的。最后一句话很有意思,我读起来酣畅淋漓,甚是痛快,似乎和王朔一样,感觉身上的枷锁卸了,能自由自在地呼吸,这种体会很好。而后我又诧异起自己来,我怎么对书中的粗口甚有兴趣,读王小波的作品时也有这种感受。我便微带恐惧地怀疑自己的品味,担心内心将自己定义为粗鄙。这恐惧是有缘由的,倘使我知道有一人在听到别人爆粗口后发出会心的微笑,我一定会不屑与此人为伍。后来又转念想,怀疑自己终究是不好的,很难受,得找些说得过去的理由来说服自己。同样的粗话在不同的场合,使用起来肯定是有很大差距的,使用者的不同更是使这句脏话发生质的变化。举一个浅显明了的例子:一个中年大妈在菜市场和小贩起了争执,破口大骂“他妈的”,毫不顾忌影响;另一方是很有文化素养的作者,在作品中为了调动情绪,增强故事的感染力而说出“他妈的”。这差距是显而易见的,因此我便可以冠以文学的名义,甩下心头的道德包袱。

然而终究有些惴惴不安,大抵以为欺骗了自己。

​《致女儿书》温情的部分在最后一章“致女儿书初稿”,在这儿,我才深刻地体会到一个父亲所拥有的深沉的爱恋。“写到你时闸门开了,发现对你有说不完的话,很多心思对你说才说的清比自言自语更流畅,几次停下来想把这本书变成给你的长信。坦白也需要一个对象,只有你可以使我掏心扒肝,如果我还希望一个读者读到我的心声,那也只是你。”我很喜欢这段话,很温暖,心里想着,一个父亲,能让女儿看到自己的文字,这是件十分辛福的事。中国人很腼腆,不太擅长表达自己的情感,父亲更是不知去处理这种微妙的细腻感受。那便写出来吧,文字是表达灵魂最好的工具。

王朔说他自己是个自私的男人,我觉得我也是,只要生而为人,多多少少会有些这样的状况。我们始终不是圣人,标榜自己为圣人,或者缅怀逝者时尊其为圣人,都是可耻的。然而总有些时候,我们会卸下所有的防守,用最坦诚的灵魂去接纳另一个灵魂。没有索取,没有目的,跟随着内心的指引,这才是人类最真实的美好:有选择的无私。“你是孩子,因我出生,这不是交易,是一个单方行为,在这里,唯独在你,我的自私法则走到了尽头。”

  这本书是父亲对女儿的低喃,是一个作家最质朴的故事,没有任何锋芒和写作技巧上的炫耀。若要给它下个定义,我只愿用两个字表诉:温暖。我喜欢阅读温暖的文字,这能给我许多安慰,现实中的不痛快就可忘却不少了。所以有时候,我会想,读书就是走进密林中的石屋,远离喧嚣,静静享受片刻的宁静,偶有一阵微风拂面,送来一个远方的微笑。

觉得本文不错,想献点爱心。 来狠狠点我!

相声掠影Part 3-相声三代

温馨提示:本文共2783字! 三.相声三代 相声三代指的是三大流派创始人的徒弟。 朱少文的大徒弟贫有本没有徒弟。据说是被人排挤出了师门。 其他两位,如徐有禄...

阅读全文

真的很土的豪

本文摘自《成龙:还没长大就老了》一书。 我20多岁就已经是千万富翁了。 一个没念过书的大老粗,忽然间一个晚上就有了1000万,那是什么概念?我恨不得在一...

阅读全文

悦读第6期:《成龙:还没长大就老了》笔记下

我不喜欢循规蹈矩,别人清明节拜山,我大年初一去拜山,别人生日送礼物,我在平时送礼物。我说一个事情,可能你们都不会相信,我到今天已经60多岁了,但我依...

阅读全文

悦读第6期:《成龙:还没长大就老了》笔记上

摘自《成龙:还没长大就老了》 推荐星级:三星半 模仿《夺宝奇兵》 《龙少爷》之后,我合作至今的编剧、老搭档邓景生开始从好莱坞电影中寻找灵感。最早给他启...

阅读全文

我的自传

本文根据《成龙:还没长大就老了》一书演绎而来。 我叫成龙,1954年4月7日出生在香港,属马。爸妈取名为陈港生。妈妈怀我时40岁。 我没出身前,爸妈就已经...

阅读全文

评论已经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