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风觉得呼吸愈发的困难,脑袋更是昏昏沉沉。几公里的路程居然艰辛如斯,似乎所有的力气都被掏空,他头一次感到自己的体力已经透支。滚烫的汗珠从额角滑落,有几滴流入双眼,但他没有伸手擦拭汗液,此刻,奔跑是他大脑唯一的任务。

“大概是要到了吧,”刘晓风在心里轻轻喊道:“是谁在喊我,这个声音,好像有点熟悉”他的脑海里一片混乱,长时间的缺氧让他意识有些模糊。怀疑一闪而过,他下一瞬就做了决定,以最快时间回家,不去理会任何事。

“喂,刘晓风。。喂”,声音戛然而止,一个女孩的身影向后倒去,狠狠地落在坚硬的水泥地上。刘晓风愣住了,他被撞得七荤八素,只觉得肩膀上传来阵阵酸痛,一时之间,立着僵硬的身子,不知所措地站在原地。而就在不远处,一个女孩的哭声却钻入他的双耳,先是轻声抽涕,而后又转于呜咽。刘晓风终于明白,是自己撞倒了这个女生,显然,撞得还不轻。他急忙冲过去,打算扶起女孩,“是你!倪冉冉,我、我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你。哦,赶紧起来,没伤着你吧。”刘晓风手忙脚乱地拉起倒地的倪冉冉,但女孩的哭声却未消减,左手一直按着额头,哭喊道:“刘晓风,你等着吧,我要让我爸削死你!”刘晓风心里一颤,凉意涌上大脑,这娘们,可是会说到做到的呀!他赶忙说道:“倪冉冉同学,我真不是故意的,我今天有急事,不小心撞着你了,我郑重向你道歉,希望你大人不计小人过,成吗?”倪冉冉却是怒声说道:“道歉有个屁用呀!我都被你毁容了,呜,老娘要劈了你。”

刘晓风心里闪过一丝怒意,虽然是他撞人不对,但他难得态度良好,语气轻缓,这小娘们还不依不饶了。他又憋出一个微笑,低声说道:“倪冉冉同学,其实没那么严重,你的额头只是有些肿胀,过两天就好了。我今天还有急事,改天再来向你赔礼道歉好吗?”倪冉冉提高了哭音,模样甚是凄楚,她大声说道:“不行,你把本姑娘撞成这样了,还想一走了之,我还怎么当大姐!”看着她稚嫩的脸庞,刘晓风有点儿哭笑不得,他心里默念:你这小娘皮,不就是家里背景牛嘛,靠着老爸倪严的威压。

其实他也不清楚倪冉冉的家境如何,只是从一些零碎的琐事得知,这个女人惹不得。在她读高一时,经常旷课,年轻的班主任谢镌石老师很是不满意,有次当众批评了她,把她罚站到最后一排,这小女人一怒之下,开口大喊:“我就不去,你能怎样,不就是来迟一会吗,多大点事!”谢镌石气的面颊通红,指着倪冉冉喊道:“只是来迟一会!你哪天不是十点以后来的。好,你有骨气,今天你不站到后面就出去,以后不要来上我的课。”谢镌石说的义正言辞,看着全班学生直愣愣地望着这场师生大战,他感到自己年轻的热血在燃烧,绝对要保持师者尊严呀!

倪冉冉却是冷哼一声,撅起小嘴巴,伸出白嫩的右手缓缓从口袋掏出手机,拨通了校长的电话。结果出乎意料之外,校长语重心长地教育了谢镌石,告诉他要关爱同学,旷课就旷课吧,我们学生压力大,多休息会儿完全是可以理解的,最后年迈的校长还热心地询问倪冉冉学习累不累,告诉她不管啥事都可以去找自己。这戏剧性的一幕使班里的气氛极为尴尬,所有人都傻傻望着倪冉冉,这小女人倒是极为从容,清咳了一声,昂起尖尖的下巴,若有其事地踱回座位。谢镌石可就万分不自在了,进退两难呀。倪冉冉的强势彻底浇熄了他熊熊燃烧的斗志,他只感到脸烧的厉害,干咳了几声,谢镌石说道:“今天的课程就到这里了,同学们自己做下练习,有什么难题可以来问我”话音刚落,下课铃声陡然响起,那叮铃铃的钟响,在谢镌石听来就是天籁之音。他急忙喊道:“好,下课了。”夹起书本,逃也似的离开了教室。

这只是倪冉冉三年里的恶行之一,却让众人一下子知晓了她的能量。作为同班的刘晓风自然也清楚,这个女人不能轻易招惹。如果放在平日,撞哭了倪冉冉,绝对会让他坐卧不安。可现在,他的家人正处于未知的危险中,他早已焦急万分,无心去考虑倪冉冉的感受。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认真地说道:“倪冉冉同学,这件事是我不对,我再次道歉。如果你觉得不满意,明天我任你处置,现在我有急事,必须要马上离开!”倪冉冉昂起额头,她的脸庞上留有眼泪划过的痕迹,眼睛也红通通的,楚楚可怜,但言语却是极为霸道,她咬着牙,干脆地回道:“做梦,还想离开,本姑娘的事就是最急的事。”说完立马就拽住刘晓风的衣角,一副誓不罢休的模样。刘晓风心里的怒火腾地升起,他狠狠地甩开倪冉冉的胳膊,大骂道:“你这小娘皮,还以为自己是个宝呀,滚远一点!”

倪冉冉的小脸一会儿青一会儿紫,喘气的声音明显急促了许多,显然是气极,她冲上去再次拽住了刘晓风。眼眶逐渐湿润,泪水积聚在眼角周围,就要溃堤而出,她又忽然觉得很委屈。从小到大,哪个人不是对自己千依百顺,只有她能欺负人,哪有人敢来招惹她!这个刘晓风,居然把自己撞倒了,还敢骂她是小娘皮。屈辱和委屈一下子占据了她的心头,她强忍住哭声,喊道:“刘晓风,今天你就别想跑了,我是不会放过你的!”刘晓风怒极反笑,冷然说道:“小娘皮,我没时间和你耗,赶紧滚开。”他不顾倪冉冉拽着自己衣角的双手,迈动步子急忙向前跑去。刘晓风虽然看起来有些消瘦,但力气是出奇的大,倪冉冉根本无法抓紧他,被他拖着跑了一段距离,眼看就要被甩开。她又急又气,心里闪过各种念头,突然间,脑海里灵光一闪,她急忙喊道:“刘晓风,我刚才逛街的时候看到了刘晓雨,你这么急,是要找她吧。”

刘晓风猛然定住了身子,无比严肃地望着倪冉冉,他一字一句地说道:“她在哪?”那双灵动的眼眸此时闪着漆黑的光芒,摄人心魄,让倪冉冉不敢直视。她低下头,心中千肠百转,不知到底该去怎么做。是要告诉他实话吗,还是报复他撞倒之过,毕竟刚才自己这么缠住他就是要报复呀。冷峻而又深邃的眼眸又浮现在她脑海中,魔怔般的,她低声说道:“我在佳环路看到她了,因为那时是上课时间,所以感到很奇怪,她怎么会和我一样翘课了。。。”她的声音逐渐低沉,缓缓趋于无声,在倪冉冉看来,自己这是屈服,是懦弱。刘晓风冷静地说道:“当时是什么情况,有人跟着她吗?她接着又去了哪?”一连串的问题让倪冉冉有些蒙,她轻轻摇晃着脑袋,说道:“我哪能注意到这些,她好像是往图书馆方向去了,又好像是,哎呀,我记不清了 !再说了,就算我知道,凭什么告诉你呀”

额头上的痛楚还未散去,倪冉冉认为自己不能就此妥协了,她可是倪家的人!刘晓风轻叹一声,手脚却没有丝毫的犹豫,左手直接抓住倪冉冉的胳膊,然后右手环起她的细腰,将她横抱胸前。他迈开大步,全力朝佳环路奔跑,又不紧不慢地把头低下,对着已然受惊的女孩说道:“倪冉冉,今天事情紧急,你就委屈下,陪我找到晓雨。就算我刘晓风欠你一个人情吧,往后无论是怎样,有需要我的地方,尽管提。”倪冉冉被抱在刘晓风的胸前,急速的奔跑使冷风不停地灌入她的脸庞,她顿时清醒了,急忙扭动身子,想从刘晓风铁箍般的双手下逃脱,嘴里还不停地大喊:“流氓,混蛋,你等着吧,老娘一定要让你生不如死!”挣扎了片刻,她发现刘晓风根本不为所动,又觉得自己在男人的怀里不该动弹,这样太不雅。所以,她直接张开嘴巴,露出皎洁的牙齿,身子前倾,一口咬在了刘晓风的肩膀上。刘晓风没有低头瞧她,只是眉头微皱一下,任凭她咬在自己的肩上。

时间缓缓溜走,倪冉冉仍然还在咬着刘晓风,她气呼呼地想着:这个混蛋,是感觉不到痛的吗,他怎么还不肯松手。她甚至觉得自己的牙齿都有些酸痛了,慢慢松开嘴巴,她偏过头来,悄悄打量刘晓风的侧脸。很简单的模样,眼眉比较淡,下面潜藏着深邃的宝石,鼻梁虽然不够高挺,但看起来很舒服,除却眼睛,这是个很平凡的男生。她可以看到,刘晓风脸部紧绷的肌肉突然松缓了,原来他是可以感受疼痛的呀!她心里止不住的想着:这个男人,到底为什么会这么着急,而且,他明明很痛,却是一声不吭。她仔细地观察刘晓风,想从他的面部表情里找出想要的答案。

三年来,或许这是倪冉冉第一次正眼对着刘晓风,也或许是她第一次,对一个同龄男生产生好奇。她目不转睛地盯着刘晓风,“坚定”,她可以看到那张脸庞清晰地写下了这两个字。她在心里轻叹道:“算了,这次就让他占点便宜吧,我得分清轻重缓急。对,我这么做可不是屈服了,我是倪家的孩子,我只是同情他!可我为什么会觉得他有些不同,不行、绝对不行。”倪冉冉越想越乱,感觉脑子都糊成一锅粥了,她急忙打断自己的杂念。又抬头望了刘晓风一眼,她心底深处的堤坝有些松动,无论如何,她再也无法继续狠狠咬向刘晓风了。轻轻低下头,倪冉冉安静地看着自己的手臂,不再折腾。

因为有了追寻的目标,刘晓风的步伐异常坚定,他奔驰在人烟稀少的小道上,健步如飞。怀中的倪冉冉也难得的沉默着,一路上都未言语半句,两人之间,有种奇妙的默契,他们都清楚,两人的人生不会再有交集,因为他们生活在不同的世界里。

随着喧闹的声音逐渐嘹亮,嘈杂声从四面八方传来,他们知道自己就要到佳环路了。刘晓风干咳一下,把倪冉冉轻轻放下来,却不敢直视她的眼睛。倒是倪冉冉,更加从容,她轻微地活动自己略微僵硬的身子,开口说道:“刘晓风,我应该知道刘晓雨往哪去了,待会你跟着我就行了。”刘晓风笨拙地点着头,目光转向另一方,说道:“嗯,麻烦你了。”倪冉冉回头望向他,瞧见了他的尴尬,她冷笑着说道:“哼,刚才敢抱起本姑娘呢,现在怎么就怂了!”刘晓风却是加紧步子,朝前方走去,假装什么也没听见。在这个时候,他能做的,只有沉默了。

迎着和煦的微风,刘晓风在小巷中奔驰,他没有心思去打量周围的建筑,但他对这座城市是那么的熟悉,似乎凭着感觉就能寻到方向。此刻他正穿行在它的中腹,就像是和久违的老友重逢那般,他突然觉得很亲切,关于这座城市的点滴都涌上了心头,毕竟这是他生活了十八年的故土呀,刘晓风陷入了短暂的沉思中,脑海中记忆与杂绪不停纷飞着。

在铜青市里,生活是首没有终章的奏鸣曲,喧嚣和闹腾永远也不会止歇。在初晨的微光还未扫过这片大地时,小贩的叫卖声已不绝于耳,各种吆喝此起彼伏,声音忽而急促忽而悠长,又夹杂着浓厚的地方口音。在这样的清晨,他会吃上一屉热乎乎的汤肉包子,或是点上一份豆皮,细细嚼咽,若是渴了,豆花、米酒、清汤、小米粥,都可以作为选择。午后温暖的阳光拂过脸颊时,他会发现街道上又是一番新景象,人们悠闲地行走着,漫无目的。少许老人会哼着小曲,神清气爽地溜达小狗;也有些时髦的姑娘,悉心打扮着出门,去商场转悠一圈,拎着小包挎着大包,喜滋滋的就回家去了;还有许多年轻的小伙子则会三五成群地聚在一块,聚会喝酒泡妹子,他们的生活是欢畅的。到了傍晚,当黑夜席卷这座城市时,铜青市的喧哗才正式拉开帷幕,有纸醉金迷,也有红灯绿酒,人们潜藏了一天的本性,会在此刻尽情的释放。高歌、痛饮、大笑、美酒,不能消停,绝不能消停片刻!刘晓风在铜青市待了许多年,这里的街道、超市、酒吧,他全都知晓,然而他始终感到内心深处有些迷茫,他看不清繁华下的真实,也不知道忙碌的人们在追寻着什么。他不是喜欢费脑筋思考的人,但他一直在问自己,究竟我会走向何方,在神州浩瀚的疆域里,哪儿才是我的归处。

刘晓风晃了晃头,把目光投向那座恢弘的建筑,这是铜青市的中央商场,高逾百米的钢铁水泥巨兽。他对立在一旁的女孩说道:“倪冉冉同学,我们已经到佳环路了,你能想起晓雨朝哪边走了吗?”倪冉冉有些不高兴,她冷冷地说道:“不是和你说了吗,你跟着我走就行了。还有,刘晓风,你能不能别一直喊着倪冉冉同学,我听着很别扭。”刘晓风微怔,他实在不知这奇怪的小女人,他试探地问道:“那我叫你‘冉冉’吗?”倪冉冉很是鄙夷的望向刘晓风,怪里怪气地说道:“真恶心诶。算了吧,随你怎么喊。”刘晓风又是一愣,心里止不住地气愤骂道:你这臭女人,哥哥就忍你这一回。大丈夫,能屈能伸!

在熙熙攘攘的闹市街道上,刘晓风和倪冉冉并排站在一起,看着人潮涌动,车水马龙。过了半晌,在刘晓风即将询问的关头,倪冉冉回眸一笑,欢快地说道:“刘晓风,我记起来了,刘晓雨本来是朝向图书馆方向的,后来好像又转身朝我家商场去了,嗯,应该是的。”她纤细的手指对准那栋摩天大厦,笑靥如花,乐呵呵地迈着轻盈的步子,走向那栋写有“蓥华”的商业楼。

 

(ps:最近学业繁重,琐事挺多,周末经常不能完成更新,所以以后大抵会在周一晚上公布最新章节,希望大家会喜欢并支持。 以上)

 

 

 

 

 

 

 

觉得本文不错,想献点爱心。 来狠狠点我!

相声掠影Part 3-相声三代

温馨提示:本文共2783字! 三.相声三代 相声三代指的是三大流派创始人的徒弟。 朱少文的大徒弟贫有本没有徒弟。据说是被人排挤出了师门。 其他两位,如徐有禄...

阅读全文

真的很土的豪

本文摘自《成龙:还没长大就老了》一书。 我20多岁就已经是千万富翁了。 一个没念过书的大老粗,忽然间一个晚上就有了1000万,那是什么概念?我恨不得在一...

阅读全文

悦读第6期:《成龙:还没长大就老了》笔记下

我不喜欢循规蹈矩,别人清明节拜山,我大年初一去拜山,别人生日送礼物,我在平时送礼物。我说一个事情,可能你们都不会相信,我到今天已经60多岁了,但我依...

阅读全文

悦读第6期:《成龙:还没长大就老了》笔记上

摘自《成龙:还没长大就老了》 推荐星级:三星半 模仿《夺宝奇兵》 《龙少爷》之后,我合作至今的编剧、老搭档邓景生开始从好莱坞电影中寻找灵感。最早给他启...

阅读全文

我的自传

本文根据《成龙:还没长大就老了》一书演绎而来。 我叫成龙,1954年4月7日出生在香港,属马。爸妈取名为陈港生。妈妈怀我时40岁。 我没出身前,爸妈就已经...

阅读全文

评论已经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