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路》

2-20 519 ℃

温馨提示:文本共8519字!

一。

“恩熙,今天去菜市场东门守着。”一个中年妇女说道。
“有用吗?”
“没用。”
“知道了,妈。”

早上七点钟,菜市场人潮如涌,很快,我就被淹没在人潮之中。还好我机灵,躲在一家卖彩票的几平米内。为了更好地潜伏下来,我得买两张彩票。读者当然要问了,为什么不节约点,只买一张呢。对不起,这是我的习惯,喜欢成双的东西,好比会同时爱上两个女人。不巧的是,这两个女人也都爱我,有时会想,没女人烦人,女人多了也烦人。哎,现在的处境,更是无与伦比地烦人。一直没有接受她们,大概是因为怕进号子,听说里面的犯人最瞧不起迫害未成年少女的人,最受尊敬的一般都是杀人放火的重刑犯,像我这样三观不正的人是进不了监狱的。

“老板,给我来两注双色球”。
无声。
“老板,你没听到吗?给我来两注双色球。”
无声。
旁边有位穿军装的大爷终于忍不住了,说”小伙子,你知道双色球为什么叫双色球吗,是因为有两种颜色的球,懂了吗?“
“只打从娘胎里出来就知道,还用你教。”
“那你出门看看门口的牌子。“
我退了出去,看了一眼,门牌上写着“中国体育彩票”,继续问道“大爷,没毛病啊”。
大爷摇了摇头,“孺子不可教也。我且问你,乌龟能生出王八吗?”
“没研究过,但应该不能吧”
“那体育彩票怎么可能有双色球呢?”
“哦,这样啊,大爷,您对彩票研究得真透彻。”我背后起了一身汗,但是面上很镇静,“老板,你们这还有什么球,有的话给我来两个。”
经过上面的风波,我终于可以在体彩驻扎了。

时间如Rookie的口水一般,流了出来就没有咽回去的道理。

过了不到半炷香的时间,我那鹰钩的眼神察觉到了异常。目标人物出现,我要秉承母后的意志,誓死完成任务。

眼前的这个中年男子,身体稍微有点发福,穿着打扮很是考究,此刻正在和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在聊天。

“果然有情况,母后英明。”细想了一会儿,背后又生出一层汗,要是那两个娘们也对我这样,岂不是要深陷于水火之中。想到这里,又是一身冷汗。

看到他们两正走进房间里面,我是时候出马了。

正当我要策马奔腾的紧急时刻,东门一群人围在那里,很是热闹,嘈杂的话语声中,传来了女人的哭泣声。作为一个喜欢看热闹(读者千万不要忽略看这个动词)的小伙子,我不得不抛掉母后的圣命,前去一睹为快。

“大家让开一下啊,里面是我妈啊,妈呀,你怎么在这里啊,怎么出来卖菜啊,我们家虽然穷,但不能让您这么辛苦啊,是儿子不孝啊。啊。啊。”我一边挤,一边带着哭腔大声嚷道。

群众的眼光果然是雪亮的,马上为我辟开了一条仅容半个身躯的大道。

当我看到她时,我的眼睛是放光的,所有有关美丽的形容词也不足以用来形容她。她静若处子,动则倾城。她眼波流转,顾盼生辉。

“呦,小伙子,你妈这么大啊,十七八岁。”人群中一阵哄笑。

我身上又出了一身汗,又不知道身子是不是很虚,老是出汗。

“管你们屁事”我冷静下来,想弄清楚情况再说,就问哭成泪人儿的眼前的“妈”,“发生了什么事,能和我说说吗”。

姑娘身体一搐一搐地颤动,泣不成声。

在僵持之际,倒是从旁人的碎语中听到了故事的原委。

一个老年大汉说要买一斤gang(豇)豆,姑娘给了他一斤jiang豆,老汉说这不是他想要的,姑娘说这就是你要买的,结果老汉说姑娘是奸商,姑娘说自己从来不欺骗消费者,老汉说去你妈的,你现在不就是在欺诈我吗?看我老,觉得我好骗是吧。我跟你讲,我像你这个年龄的时候,你还没出生呢,老子打越战的时候,那个时候你在哪里?老子纵横疆场数千里,杀敌无数,军功章一大把,你这小娃娃能和我比吗?……

姑娘嘴上斗不过他,只能暗自双泪垂。

了解了事情的起因之后,我更加义愤填膺了,想当年,老子的作文篇篇都被老师当作范文在全班同学面前朗读,能不知道一斤gang豆和一斤jiang豆的区别吗。可是,我们的许多老同志就是哭爹喊娘也分辨不清。即使跟他们说了,他们也认为自己是对的。所以不能教育他们,只能教训他们。(原话是:不能教育傻逼,只能教训傻逼。)

目前的状况我也只能勉力一试了。我微笑着对大爷说道:“大爷,您好,我是个过路人,和这位姑娘素不相识,大家都看到了,我是从街对角那边过来的。刚才也听说了是怎么一回事。请给我一分薄面,来给二位说道说道。这位姑娘呢,确实不对,您要的是gang豆,他怎么能把jiang豆给您呢。对吧。”

大爷满意地点了点头。

我看情形不错,继续说道:“那您看这样好不好,您把您手里的jiang豆给我,我去给您换成gang豆,行不行。”

大爷连声点头。

我拿着大爷手中的jiang豆,走向姑娘,对她说:“姑娘,你看这样好不好,你先把大爷的jiang豆放进去,然后从你的袋子里拿出新鲜的gang豆给这位大爷。”

看着姑娘一脸茫然,我就知道她肯定还没有领会到我的精神,看她这样就知道她以后干不了党政机关的工作。

挤眉弄眼无效。看来还是得我自己亲自出马。

我把jiang豆放了进去,在袋子里假装挑了挑,又把jiang豆拿了出来,交给大爷,说:“大爷,这是您的gang豆,纤毫不爽,还是新鲜的。”

大爷一看,果然是自己想要的gang豆,转怒为喜,笑呵呵地收了。人群中不少人啧啧称奇,还有人对我说“哥们,你太仗义了,要是你经商,肯定是个顶好的商人。”大多数人看没有什么热闹可看了,于是作鸟兽散,和每个相同的情景重复的一样。

我不好意思地摆摆手,拱手相对“谢谢您的抬爱,鄙人不敢当。”

大爷临走前,语重心长地对我说“小老弟,你真是个公道的好人啊,这个社会这么烂就是因为缺少你这样的好人啊。”

“大爷,您过奖了。我这也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当看到一个老人和一个小姑娘在掰扯,那能是老人的错吗?对不对?我肯定不能让您受一丁点委屈,对吧。我这人就是这性格,特别不能忍受别人被欺负,特别是老人。您看,您参加过越战,是国家的功勋,对吧,和那些野蛮无理,欺善怕恶的老人是有区别的,对吧。所以,我们应该向您学习。”

大爷满意地走了。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我仿佛看到了一座山的倒塌。

也直到这时,我才能好好地看看漂亮的姑娘。

我一直喜欢猥琐地看好看的姑娘,这是天性,即使作为小说的主人公,也改变不了。

眼前的她美极了,像三月的桃花,四月的牡丹,五月的石榴,六月的莲花……

她一笑,就好像盛开了一整年的花,春风十里,也不如她的美。

她拭去眼角残留的泪水,看着我,柔声说道:“叔叔,谢谢您。”

什么?叔叔?喂,小姑娘,你看清楚点,我才十七八岁的光景啊,我还是高中生啊,我还尚未娶妻啊,我。。。。。。只是长得着急了点,这事能怨我吗?怨我吗?对,怨我妈!
我是着急来这个世上见你才弄成这样的。你以为我想啊。
我多么地努力,努力使自己变得萌萌哒。
可是,你又可曾知道,我有多恶心自己的卖萌行为吗?
萌萌哒,么么哒,呵呵哒,这一切都是虚幻,都抵不上一个啪啪啪。

“姑娘,其实我才。。。。”话未说完,看见中年男子从小屋门口走了出来,我这才想起自己有要务在身。哎,真是下笔千言,离题万里啊。有什么办法呢?人生就是如此,以为列出方程解出了答案,却发现问题问的是题目一共出现了几个人名。

我赶紧跟了上去,要是今天没查出个水落石出,晚饭恐怕是不保了。

正当我极速追过去的时候,不小心踩了一个毛茸茸的东西,一看,居然是条狗的尾巴。
狗大声地叫了起来,迅速引来了主人。
我没太在意,一直往前跑,主人一看,踩了我的狗,连句道歉都没有就想跑,也追了过来。

两个人就这么在大街上你追我赶,好不风流。

中年男子像地下特工人员一样,熟悉这里的地理位置,在不知名的巷道里左穿右插,不一会儿就看不到他的影了。

跟踪失败。

“holy shit”我大声叫道。

正当我停下脚步,满嘴shit的时候,狗的主人也已经追了过来,气喘吁吁,显然是经久不练,满肚子的腹肉左摇右晃。

他朝我吼道”朋友,你刚才踩了我的狗,你说怎么办?“
“what’s the fuck”,我心里想,原来刚才那个毛茸茸的东西是狗啊,“你想怎么解决呢?是这样的,我以前呢,没踩过狗,我都是直接踢的。狗这东西,不教训一下它不行,它会咬人,主要是咬了人还不放……”

“他妈的,你敢说我是狗,你娘的不想活了吧。”狗主人显得不耐烦了。

“我说的是狗啊,我也养过一阵子的狗,对它有点了解,不是说你啊,你怎么能和狗相比呢,不对,狗怎么能和你相比呢,对吧。你们俩看起来也不像啊,对吧,肯定不是一个妈……”

脸上一阵痛传来,疼痛告诉我,我被揍了,而且还很痛。

我看对方的体积在我之上,至少横肉比我多,孙子兵法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果然是叫孙子的人才能写出这样的兵法。

好汉不吃眼前亏,我先稳住对方,说:“大哥,真对不起,我刚才真是不小心,我这个人抽烟喝酒烫头样样都沾,但请你放心,我绝对是个不折不扣的好人,缺点只有一个,就是有点嘴碎,以前不这样的,以前呢,像只温顺的小绵羊,放个屁都不带响的,我爸常说,臭屁不响,响屁不臭。鲁迅曾经也说过‘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死亡’,大概也是这个道理吧。 真的太对不起了,这样吧,我向你道歉,真诚地道歉。一千零一个道歉,行不行。”

狗主人显然也不愿在动手这件事上花费太多的精力,因为他全身已经开始发抖了。

他说到:“这样吧,兄弟,我也不为难你,你不用向我道歉,向我的狗道歉就行,它点头同意你就可以走了。”

这一下子让我犯怵了,没干过啊,虽然说“太阳底下无新事”,可是这事也忒新鲜了吧。先不论狗和人能不能对话,就是我叫一声“大爷”,它能答应吗?但是现在也只能迫于无奈,尝试一下了。所谓万事开头难,总得踏出这一步。

“那个,狗哥,您看,刚才有眼不识泰山,冒犯了您,您高抬贵手,就把我当个屁给放了吧。”

狗面无表情,眼巴巴地看着我,就好像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一样。

我实在没有办法,总不能跪地求饶吧。

“大哥,你也看到了,不是我不道歉,实在是没有办法啊,当初在学校没有选修一门动物语言,像这个狗语,猪语,鸟语,老鼠语……还有老虎语,狮子语,狗熊语,这些就属于小语种的范畴了,对吧。前段时间母亲被老虎叼走的那个,我看了视频,主要原因就是她以为自己学了几句老虎语,想和老虎实际交流一下,结果没想到,母亲被叼走了。她也不想想,它们是群叼民啊。大哥,你说对不对。”

“别扯淡。小弟,这样吧,你的道歉我先替我的狗收着,但是我的狗刚才受了惊吓,是不是得意思意思一下,弥补一下它受伤的小心灵。”

“……大哥,我是有这个心,关键是,我出门走得急,没带多少钱啊。”实际上是,母后克扣俸禄,每次都只给个饭钱,想吃个甜点,还得出卖色相,勾引胖老板娘。

“你身上有多少钱?掏出来瞧瞧。“

“只剩下这么多了。”

“五块?你说你是不是经常去搞马杀鸡了”

“马杀鸡是什么?没有啊,五块钱已经很多啦,平时一般都是四块,今天特殊情况,加了一块钱的补贴。”

“又是个穷鬼,还是上次那个好。恩,和现任出了矛盾的,总会怀念前任的好。娘的,哥从来不聒噪的,今天被你带的也罗里吧嗦了。既然你没有钱,这样吧,我打你一耳光,算是收个利息,哪天碰到你,你再把本钱还给我,即合理,又公平。”

一听到要打我耳光,我是怒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我堂堂七尺男儿,怎能忍受如此之苦。当年韩信受了胯下之辱,被多少人用来作为教育后辈的经典教材。要是换了我,我一定会捏着他的蛋蛋,对他说道:“你要是敢动我一根毫毛,我会让你血溅五步,蛋碎当场。老子天天做西红柿炒番茄,打个蛋简直是易如反掌,单手操作都没问题。不信,你就试试!”

我还怕他真的会“宁为蛋碎,不为瓦全”?个娘希匹,还怕治不了他。

可是眼前这个有点不好弄,因为有只狗,狗的攻击力不容小觑。但不能就此认怂啊。不服,就要干。干不赢,再说服也不迟,对吧。

“大哥,你这个有点过了吧。我轻轻踩了一下,不至于这样吧。”

“他妈的,老子是个知识分子,文化人,就不跟你拐弯抹角了。一耳光,没商量。假如不响,假一罚十。我做人一向很公道的。”

“见过奸商,没见过这么贱的奸商。你来打我呀,你来咬我啊,我怕你不成。老子要是早生二十年,就参加越战了。你这种货色,都不入我法眼。”

哐。感觉右脸又被重击了。江湖的规矩不是打人不打脸吗。在学校和人打架都是这样的,怎么大人们都这么不讲道理,说好的越长大越懂事,越懂事越讲理的呢?

我两实在是实力悬殊,挥出去的拳头像是打在了绣花枕头上。软绵无力,可是还得挥,俗话说得好,墙角挖不倒,是因为锄头没挥好。

突然心生一计,靠武力不能征服对方,就只能靠智力了,总不能靠肉体吧。

“这样吧。今天我看天色也不早了,我们还是早点歇着,按江湖规矩办,我们约个地点约个时间,把这事解决了,您看行不行。”

狗主人显然也是累得不行,说:“你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七天之后,SB第一中学操场上见怎么样?你可以随便叫人,最好多叫点人。”

我一听,觉得眼前这人确实是高人。七天之后是周日,学校无人,操场上空间大,打群架很合适。还让我随便叫人,想到这里,奸笑声已经从心里荡漾开来。

“行。你报个名号。方便找你。”
“我叫二狗,道上的人尊敬我,叫我一声狗叔。你叫什么?”
“阿西吧”
“你他妈怎么骂人,文明社会里,要讲文明的,好伐?”
“大哥,我没骂人,我的诨号就是阿西吧,是我大哥给我取的,有段时间他的第九任女朋友正迷上韩剧,他陪着看,没耐心,只学会了这么一句韩语。中文翻译过来,就是我靠。当然了,你叫我中文名也行,但是一般人觉着不好听,有的人觉得叫我名字就像讲脏话一样,所以大家换着法子叫我,比如有你靠,或者Macao,所以您可以叫我澳门哥,说错了,叫我澳门就行。”

“macao,真是文化人,就喜欢和你们有文化的人打交道。那就这么定了吧。”
“行。大哥,这事您来定,妥帖,服气。”
“那我先走了。”
“狗叔慢走,咱下周日不见不散啊。”
“二狗子,咱们走”,狗叔的背影消失在地平线上。

汪国真曾经说过“既然目标是地平线,留给世界的只能是背影 ”,我觉着不对,应该还取决于他家住在哪里。

二。

分别之后,回到家我就找了本日历,标上七日之后为群战日。至于我叫不叫上兄弟们,读者不用操心。我有胆量说这话,就证明我不是个孬种,而是个嘴炮。

此时的我才警醒地意识到学校教育存在的问题,历史政治学了有个屁用,能帮我叫来兄弟吗。

“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
怎么爱你都不嫌多
红红的小脸儿温暖我的心窝
点亮我生命的火
火火火火火”

是谁吵醒了我,给我站出来,我保证不打死你。

坑爹的手机,在我最需要它的时候它不响,不让它响的时候非要响个不停。昨天看电视剧看到凌晨四点,忘了关手机闹钟。

“今天又没有什么事,起这么早干嘛。”当我正在慵懒地在床上滚来滚去,脑子一个激灵,使我从床上突然蹦了起来。

迟到了,迟到了,嘴里不断念叨。

得亏家里离学校不是很远,而且坐的是摩托,师父的技术很好,好到让我感觉随时会高潮。

来到校门口,我就惊呆了。不只是门口那大理石刻的校训“今天我以SB为荣,明天SB以我为荣。”更让我匪夷所思的是为啥学校人山人海。

怎么回事?不应该是周末嘛?大家怎么都在。当我看到横幅时才晃过神来,原来是樱花祭。怪不得有这么多发情的少男少女。咦,我的两个小女友呢?怎么不联系我,又去找同性去了吗?不知道为什么,跟了我的女生都会变得很奇怪。明明是直的,却变弯了。

那些混江湖的真的是很没有文化诶,这么多黄道吉日不选,偏偏选了一个这么热闹的日子。现在还怎么打架。不过,自己也得做深刻地检讨,打个架还迟到,真丢人。一点职业道德都没有。

既然无事一身轻,就享受这美好时光吧。

还没等我摸姑娘的热屁股,耳畔就响起了我的名字。

“请陆恩熙同学迅速到广播台来,有个从美国回来的叔叔来找他。”

广播中的那个人应该是我吧,一般说来,只有通报批评的时候才会在广播中出现我的名字。每次开学典礼,都会被当做典型出现在领奖台上,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我恪守校训,没有把女生的肚子搞大,也没有让女生为我殉情,校长怎么老是和我过不去。

哎,还是先不想这些没有用的了。美国的叔叔不是于勒,就应该就是狗叔了吧,他也可真能掰扯。可是我就这么只身去吗,是不是有点单刀赴会的感觉。想想自己的身板,还是得搞样武器防身,那就砖头吧。偌大的校园里,最不缺的就是砖头了。因为大部分学生出来就是搬砖,学校为了让我们提前适应社会,准备了很多砖头,从教学楼一楼到女员工宿舍楼六楼。

当我见到“美国叔叔”时,我的下巴是掉下来的,因为他真的很洋气。

黑色的西装套装,黑色的风衣,黑色的眼镜,黑色的金项链,黑色的腕表和黑色的短筒丝袜。从他这身打扮,可以看出美国人的种族歧视应该是被消灭了。他娘的,真的不得不感叹还是资本主义社会好,喜欢同性没有问题,喜欢枪也没有问题,就连喜欢女朋友的妈也没问题。

他身边站着几个同样打扮的人,也是同样的装扮,要不是他是坐着,他们是站着,我是分不清谁是保镖谁是大哥。

从他们的年龄来看,不像是我叔叔,有点像是失散多年的黑人兄弟。

“你来了。”沉默了许久,他终于开口了。如今,像他这样沉得住气的年轻人简直太少了,十几年来,我见过太多心浮气躁的愣头青。

“对,我来了。”

“你就这么来了?”

“对,不然应该怎么来?”

对方不说话。

僵持了一个小时之后,我终于忍不住说话了,让一个碎嘴的人一个小时不说话简直就是在地狱里走了一遭。

“咱们的事还办不办?”

“你输了。哈哈哈哈哈。”他突然说话了,准确来说,是大笑起来。

“到底打不打,狗叔就派了你过来吗?你现在就像学校的名字一样。”

他又沉默了十秒钟,其间,广播室里安静地很诡异。

十秒过后,他示意保镖去关门。

我的背后又起了一身汗。又过了十秒钟,四个汉子朝我走来。

我只能拿出藏在裤裆里的板砖,众人看了无不震惊,都不敢向前。局势僵持不下,局面破冰是在我听到有人说“拿下他,今天晚饭加一个鸡腿”。

果然,物质奖励才是最有效的。关键时刻,我得使出必杀技了,此技一出,定要有人血溅当场。

结局被我算准了,丝毫不差。

我发现我眼角濡湿,视线模糊了,眼前的几个人像是喝醉了似的东倒西歪。

趁他们还没“醒酒”,我赶紧冲出门外,发现下楼的门已经被封了,只能往天台上走。

等我来到天台的时候,发现早就有一个人在上面站着,那造型像极了穿着衣服的耶稣。太会选地方了,这么好的天气,来这里来吹风。

“我说朋友,没打扰你吹风吧?”
显然他被吓到了,身体微微一颤,差点掉下楼去。

“你别过来。”
“不是,哥们,这地也不是你家开的,我咋不能过来呢?”
“你再过来,我就跳下去。”

这下换我微微一颤了,“哥们,不至于吧,我也是来吹吹风的。你别紧张,别跳楼,我不过来就是。”

他看我果真不动,稍稍平静了一下。两个人默默无语。
他先开口。

“你有喜欢的人吗?”
“有啊,楼下很多小妹妹喜欢我。但是我只喜欢一个,假如我们结婚的话,孩子都十岁了。”
“大叔,你好老哦。”
“小子,你说话放尊重点,我只是长相老,我的实际年龄和你差不多。”
“那个孩子怎么可能有十岁?”
“傻,你数学老师是不是姓体?那孩子不是我的。”
“那你岂不是小三?”
“小子,别乱说话,我认识她的时候,她老公还不知道在哪个角落里呢。”
“那你也和我一样,爱而不得。”

“屁嘞,我这是拿得起,放得下,你说你怎么这么机车?上辈子是女人吧。”
“我也希望我是。”
“哈哈,我倒是头一次听男生这么说,下辈子投胎的时候,多吃点辣的。”
“大哥,你别笑,我真的喜欢男生。”

他这么一说,我果真笑不出来了。

“原来如此,你可以喜欢我,但是不能喜欢上我。”

“你放心,你的长相不符合我的择偶标准。”
“shit,你会不会聊天。喜欢男生有什么大不了的,拜托,都什么年代了。我要不是直的话,我也会喜欢男生。”
“可是,他不喜欢我,爱上了校花,还说我是变态。”
“那是他不懂得珍惜,变态哪有长得像你这么好看。”
“谢谢大哥。”
“嗨,谢啥,以后跟我混,我保证你能搞到男生。赶紧下来吧,一不小心掉下去就成了孤魂野鬼了。”

他迟疑了一下,还是下来了。

“谢谢大哥,可是我妈不让我混黑社会,说他们都是坏人。”
“你当我是黑社会啊,老子正经学生好吗,考试偶尔作弊还能拿个第一的好学生,懂了吗?只不过天生一副老大的面孔,你就……”

“对不起,大哥,是我误会你了。你额头上的血在你刚来的时候还只是停留在眼眶,现在已经留到鼻子了,我给你清理一下吧。”

“shit,说起这事就来气,刚才一群流氓欺负个小女生,你说我们作为SB高中的学生,能坐视不理吗?我一撸袖子就上前制止,三下五除二就顺利解救了那个女生,由于对方人数众多,我寡不敌众,被一个家伙阴了一下,额头就破了,他们看我还屹立不倒,就被吓破了胆子,都跑掉啦。”

“大哥,你真的是我学习的楷模。”
“这有啥,以后你有什么问题,尽管来找我。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秦沙扬。”
“是不是沙扬娜拉的那个沙扬?”
“大哥,你也知道沙扬娜拉?“
“也不瞧瞧你大哥是谁,上知天文,下晓地理,还会奇门八卦按摩推油之术。”

他对我竖起大拇指,接着说道“我妈是个日本人,我爸跟人跑了之后,她就给我改了名字。”

我一时无语,原来一个名字后面也可以藏有一段情仇,果然江湖无处不在。

“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道一声珍重,道一声珍重,那一声珍重里有蜜甜的忧愁——沙扬娜拉!”

我轻轻地吟诵起这首已经忘却的诗,那些忘却了的人不断得浮现在我的眼前。我们望着远处的天空,久久无语。

那天从天台下来,他就成了我的第一个小弟。而我在江湖的传说,也才刚刚拉开序幕。

觉得本文不错,想献点爱心。 来狠狠点我!

相声掠影Part 2-相声二代

相声二代,和官二代、富二代不同,他们同一代的关系并不是父子关系,而是师徒关系。相声这门艺术就是靠着这种师父与徒弟的薪火相传的方式才存活至今。 整个相...

阅读全文

相声掠影Part 1-祖师爷

相声,说来也不过百年,年轻得很,纵观它的发展史,可以看到它在社会发展进程中的沉浮跌宕。作为中国具有代表性的民间艺术,它有它的高潮,也有它的低谷。它...

阅读全文

你需要知道的吸引力(下)

温馨提示:全文5000+上下,请预估阅读时间。 3.3长相吸引力的匹配 我们已经详尽地探讨了长相吸引力在人际关系刚建立时的作用。人们或许都想得到俊美的伴侣,...

阅读全文

你需要知道的吸引力(上)

1.吸引力的基础:一种奖赏 人与人之间产生吸引力最基本的假设是,他人的出现对于我们有奖赏意义。影响吸引力的奖赏有两种类型,与他人交往产生的直接奖赏和仅...

阅读全文

依恋

今天我们来讲一讲爱情的理论框架之一,依恋。 依恋,一般被定义为幼儿和他的照顾者(一般为父母亲)之间存在的一种特殊的感情关系。它产生于幼儿与其照料者母...

阅读全文